Health, Welfare & Environment Foundation - HWE
立法院厚生會 厚生基金會 醫療奉獻獎 CPR廣場 資訊補給站 網際網路
Health, Welfare & Environment Foundation - HWE
蝬脩啣
蝯⊥孵
擐
第十四屆醫療奉獻獎

蘇逸玲 Play 觀賞影音介紹

張開溫暖羽翼

擁抱愛滋病患

她是國內第一個出國接受愛滋照護專業訓練的護士、也是第一個挺著大肚子在愛滋病房工作的孕婦;她為病患唱黃梅調,讓他們在病痛的磨難下,忍不住想喊她一聲:「媽!」

蘇逸玲小檔案

●台灣新竹人,民國37年生,父親為開業醫,她自小耳濡目染,立志從事護理工作。61年國防醫學院護理系畢業後,歷任多所軍醫院護理師,73年進入台北榮總至今,專長感染科護理,為國內最早投入愛滋照護的護理人員之一,照顧過的病人逾兩百人,對於病患臨床照顧、臨終關懷,以及家屬的支持與諮商,著力甚多。


記者薛桂文/專訪•攝影
●四十多年前,才念小學三年級的蘇逸玲在作文時認真寫下她的志願:「護士」小小年紀的她單純地只想當醫師父親的好幫手;沒料到,護理工作真的成為她一生的志業,而且帶給她豐富而充滿挑戰的人生。
蘇逸玲是台灣第一個出國接受愛滋照護專業訓練的護士、也是第一個挺著大肚子在愛滋病房工作的孕婦;她為病患唱黃梅調,讓愛滋患在病痛的磨難下,忍不住想喊這個眼前親切的歐巴桑一聲:「媽!」。

穿梭愛滋病房 挺著大肚子也無懼

台灣在民國73年出現首例本土愛滋病例,在這場被稱為「二十世紀黑死病」流行狂潮下,為了建立國內愛滋照護的能力,衛生署75年選派護理人員出國進修;當時任台北榮民總醫院感染科病房護理長的蘇逸玲,便率先前往美國學習如何照顧愛滋病人。

蘇逸玲75年9月回國,11月榮總收治了該院第一名愛滋病人,從此展開她迄今16年的愛滋臨床照護。20年前,各界對愛滋的恐懼多於了解,即使是醫護人員,對愛滋患者也充滿恐懼、排斥,許多人一被分派到愛滋病房,不是設法調單位,就乾脆辭職,護理人員的離職率甚至高達20~25%。

為了消除同仁的疑慮,蘇逸玲對愛滋患的照顧從不假手他人,她凡事親力親為,並與心有疑慮的護理同仁約法三章;訂下「兩月之約」,要她們試試看;在兩個月後仍覺得危險、無法接納愛滋病房工作,她可以任令她們離開愛滋病房。做起事來像「拚命三郎」的蘇逸玲,甚至懷小女兒時還挺著大肚子,照樣照顧愛滋病人;年輕後輩見護理長如此以身作則,也二話不說,加入照顧的行列。

費盡心思說服醫護:愛滋不可怕

但蘇逸玲要說服的,可不只是恐懼愛滋的護士,愛滋患多有會診需要,但大半醫師卻不願接手,甚至連太平間的工作人員也怕接觸愛滋患的遺體,不肯讓愛滋病人進助念室。飽受挫折的她每每要耐著性子溝通;她總是不厭其煩地說明:就因為大家覺得愛滋可怕,會更小心防範,所以,最危險的地方,反而最安全。

蘇逸玲是虔誠的佛教徒,她在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愛滋病房裡,像個聞聲救苦的菩薩;四處找不到避難港灣的愛滋病人,來到這裡,都可找到溫暖的庇護羽翼。她說,愛滋病人不僅在生理上受苦,在孤立無援下,她也常感憤懣,因此,照護上除了講技巧,更要有耐心。 也有病人堅持不住進感染科病房,就怕被貼上標籤;這時,蘇逸玲通常不急著說服當事人,反而推著他坐輪椅四處轉,花了一下午溝通,才讓病人卸下心防。

也有的愛滋病人自怨自艾,住院時嫌東嫌西,連家人在病房裡放佛頌,他都嫌煩;蘇逸玲索性耍起寶來,獻唱黃梅調逗他開心,還在他結婚20周年紀念日,為他辦慶祝會,病人感覺自己不被接納,而且被百般寵愛,便撒嬌地直要蘇逸玲握著他的手,一起切蛋糕,當晚他在向蘇逸玲致謝後,便在睡夢中安詳而滿足地往生。

混幫派的愛滋患 一心認她做乾媽

還有一名三歲時便失去母親的病人,年紀輕輕就開始混幫派,好勇鬥狠,染上愛滋後,他脾氣愈發暴躁,所有護理人員都怕他;唯獨蘇逸玲笑顏以對,包容他發脾氣、好言相向;一天,他要求認蘇逸玲當乾媽,他不斷懇求:「您不需做什麼,讓我叫聲『媽』,我便心 滿意足了。」
對住進榮總的愛滋病人而言,蘇逸玲不僅是體貼的照護者,更是知心的朋友,甚至是割捨不下的親人。有的愛滋病人到了末期,要轉到老家高雄就醫,他們提出希望蘇逸玲同行的要求,以為一定無望;誰知道蘇逸玲打了一通電話通知家人,便坐上救護車,一路握著患者的手、陪他說話,把病人平安送達老家,自己才連夜搭機回台北。
就是這等貼心,早年愛滋病患間口耳相傳:「住院要找榮總,醫師要找台大。」意即台大專長愛滋的醫師陣容堅強,但台北榮總愛滋病房的照護品質,卻最令病友信任可見蘇逸玲魅力之大。

撰寫照護指引 催生安寧病房

蘇逸玲用心照顧的,可不止愛滋病人,對他們的家屬付出也一樣多。她說,要接受自己親人罹患愛滋的事實,往往令他們痛苦又難堪,一方面要長期照顧病人,經濟、體力都是負擔,一方面又得面對社會壓力,讓他們身心俱疲。就曾有妻子得知丈夫罹病,氣得把他的東西全燒掉,也有子女聽說父親住院,從不曾探望。這些外人看似無情的舉動,只有蘇逸玲了解他們的椎心之痛;她總是苦口婆心地與家屬溝通,安撫他們的情緒,往往利用午休或下班時間,聽家屬傾訴,一談就是一、兩小時;。當愛滋病患過世,她總是擔心家屬受不了打擊,特別陪在身邊好幾個小時。

這些工作早已超出護理範疇,也沒有額外報酬,但蘇逸玲始終不吝付出關懷;因此,許多家屬在病人往生後,仍與她保持深厚的情誼,有人受她感召,主動到醫院當義工,甚至小孩結婚,還請她喝喜酒,他們也視她如親人一般。

在愛滋病雞尾酒療法尚未問世前,一旦感染愛滋死亡率極高;陪病人及家屬面對死亡,成了蘇逸玲無可避免的「功課」;蘇逸玲因而特別重視臨終關懷與照護,讓病人走得平靜、面貌安詳,家屬也能無憾,還撰寫了國內第一份「愛滋病的臨終照護指引」,也催生了台北榮總的安寧病房。

如今愛滋療法相繼問世,雖仍無法根治,但病患的存活率與存活期均已大幅提高;蘇逸玲為呼應病患的需求,她關注的焦點也從安寧療護,轉而投注在愛滋的另類療法,協助病人提高生活品質。她可以忙進忙出,只為了親自燉煮白木耳、黃耆、枸杞等養生茶,送到病房裡,讓患者人手一杯;還特別去學了穴道按摩,為病人指壓,也帶著病人練氣功、打坐。

照護人數逾200 防治宣導走透透

這些年來,蘇逸玲照護過的愛滋病患已逾兩百人,直到四年前她升任督導長,才從臨床 第一線退下,但仍持續提供病人、家屬諮詢服務。而在愛滋防治宣導上,她參與、規畫宣導課程,由南到北,各醫院走透透,一年下來,講課超過一千場次,有近萬人聽過她上課。

問蘇逸玲能如此長期付出,沒有累了、倦了的時候 ?她笑說:「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?」事實上,蘇逸玲的婆婆中風已三十多年,公公也中風近10年,她在繁忙工作外,還得照顧兩個行動不便的老人,光是在家急救的次數就高達三十多次,負擔之重可以想見;但她總認為,照顧病患便是她的職責,多盡點力,無妨。

不過,蘇逸玲坦承自己也是平凡人,面對那麼多愁苦的面容,總有承受不了的時候;佛經便成了尋求清靜的根源;她期許自己「慈眼視眾生」,唯有在這樣的慈眼善心下,才能利益眾生。

獲得本屆醫療奉獻獎,蘇逸玲直呼慚愧,她說,自己只是運氣好,在愛滋流行初起的時候,便投入照護工作,所以經歷比人多了些,若換作他人,未必做得比她差。所以,她不覺得付出了什麼,也不計較回報,能照顧愛滋病人,於她是種緣份,她珍惜緣份,樂於隨緣過一生。

簡介
各年度得獎名單
 
厚生基金會網站由國際厚生數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製作維護。
© 2004 ~ 厚生基金會版權所有,非經同意不得將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