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lth, Welfare & Environment Foundation - HWE
立法院厚生會 厚生基金會 醫療奉獻獎 CPR廣場 資訊補給站 網際網路
Health, Welfare & Environment Foundation - HWE
蝬脩啣
蝯⊥孵
擐
第十四屆醫療奉獻獎

翁瑞亨
張耀懋 專訪

● 「我不去沙烏地阿拉伯,有沒有人可以去?如果我不去恆春,有沒有人可以去?」

這是翁瑞亨卅歲時須面臨的抉擇。台大醫學系畢業,在台大醫院接受住院醫院訓練。擺在他眼前的有三條路:留在台大,繼續在大醫院中當一個小醫師;也可以回家鄉當「小鎮醫師」,這也是他父母最期盼;也可以選擇赴沙烏地阿拉伯,月薪兩倍,回國後有升等機會,這是當時為配合外交政策,以台大醫院為骨幹的中沙醫療團正招兵買馬,赴沙烏地阿拉伯支援醫療工作,目前的衛生署長侯勝茂、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均是第一期團員。他原本已報名參加中沙醫療團,但是,他父親並不同意,加上沙烏地阿拉伯的簽證又遲遲無法核發,出發前一直順利。「上帝大概已經指引我要走這條路。」翁瑞亨說,那時剛好聽到恆春基督教醫院需要醫師,他即對上帝禱告,若簽証在幾天內不下來,他就至恆基服務。果不其然,期限一到,只有他的簽証,家屬的簽証遲不下來。翁瑞亨當下即做了決定,前往炙熱又吹著落山風的恆春半島。和沙烏地阿拉伯相比,翁爸爸和翁媽媽當然選擇較近的恆春。「也許我一開始就選擇去恆基的話,反而去不成。」此一抉擇也決定了翁瑞亨畢生奉獻的人生。

其實和基督與恆基結緣得很早。大二,「存在主義」正盛行於大學校園,翁瑞亨也一直思索人生存的意義與價值,後來在基督教義裡找到答案,他也成為學校基督教團契的一份子,更常參社會服務,協助麻瘋療養院的宣教士一起協助病患,從與許多弱勢邊緣人接觸的經驗與教會的感化,他就清楚知道,他這輩子不會走上學術路線,也不會老是待在大醫院發展,而會以服務偏遠地區的弱勢族群為他終生志業。因此,畢業後,他就選擇外科,「因為只有外科訓練,可以讓我在偏遠地區第一時間立即為病患解除病痛,而不必一再後送延遲救治時機。」畢業後,他得知恆春極度缺乏醫師的消息,便在服役前的兩個月赴恆基志願醫療服務。那時恆基只有十床,沒什麼設備,是由一位芬蘭的宣教士負責。那兩個月,我想了非常多,」翁瑞亨說,他一直不解,是什麼動力,讓有良好教育的芬蘭人,遠渡重洋,從「恆寒」之地,來到人生地不熟的「恆夏」台灣尾貢獻一生。因此,再回到恆基後來再轉至屏東基督教醫院服務,並沒有太多掙扎。

在屏基和恆基雖然貴為院長,但是,連他在內只有兩名醫師,「就是校長兼撞鐘啦!」翁瑞亨說,有一年恆春刮颱風,醫院屋頂被風吹得七零八落,又找不到工人,只有他們兩個醫師是男的,只好自己修。當然後來洗水塔的工作也落在他們肩上,晚上也是他們兩個兩個輪流值班。有時赴山地離島巡迴醫療,也是要開半天的車,再走一段山路,或坐船一路巔跛後,一到目的地,勍可以馬上看診。「那時年輕力壯,半夜被叫起來開刀、接生也還是精神奕奕。現任屏東基督教醫院客服經理方賞就說「翁醫師就住在醫院後方的宿舍,有時候開刀到凌晨,小寐一下,一大早又恢復院身份回醫院開行政會議,幾乎二十四小時stand-by」嘉義基督教醫院的外科副主任涂啟文說,翁瑞亨是院長,卻很體諒其他醫師,值班時間反而更長。有時候他甚至還會奉獻出值班費。他說,「和其他醫院相比,嘉義基督教醫院規模擴大,卻不商業化,反而用奉獻的精神堆積起來的。」方賞也說,她時常可以看到翁醫師苦口婆心的勸病人吃藥。有時候還要送藥到麻瘋病患家中,又擔心醒目診療車引來附近住戶的特殊眼光,他就貼心地將診療車停在一百公尺外,再徒步送藥給病患。

在恆基時期,他幾乎就是恆春半島唯一的神經外科醫師,很多腦科急傷患就近送到恆基。不過,半島小醫院設備可不能與正規醫院相提並論。有一名病人頭頂上長惡性腫瘤,而且已經蔓延到頭骨。醫院又沒有適當設備,,所以就拿了牙科使用的高速磨牙機,在病患頭上打洞,再用手工鋸開頭骨,總算順利完成手術。「醫院小,當然要練就十八般武藝,才能及時搶救傷病患。」翁瑞亨說。

小鎮醫師當久了,其實也有很多無力感。翁瑞亨說,「見一個,救一個」不是辦法,應該從源預防。在唸醫學院時,總認為醫師的本職就是救人,病人都看不完了,那有時間再做衛教。可是在與國外醫療宣教士與修女相處久了,他逐漸發現公共衛生的重要。而來自先進國家的宣教士也常常教導他這些觀念。於是從屏基到嘉義基教醫院,他更積極地成立醫院社區化的概念。逐步將社區與醫療緊密的結合。如阿里山的山美鄉達娜伊谷附近的鄒族居民社區意識很強,會主動輪流巡守?魚,翁瑞亨就善用他們建全的社區意識,推動戒煙、戒酒、防止意外事故發生的宣導,成效也相當良好,從他們身上,看到環保、健康、安全結合的社區概念。

除將行醫腳步披及偏遠地區外 ,他更將觸角伸向海外。在得知柏楊寫的「異域」一書後。他與基督教團體「宇宙光」合作,發起「送炭到泰北」的活動,提供那群被社會遺忘的邊緣人醫療服務。「很多時候,就是一夥人在擁擠的帳棚或破舊老房子中,就地看診、施藥。」翁瑞亨念念不忘那時的難苦情境,「有一次一名病患因疝氣得受不了,我們也只將就的大膽動刀。」床板就是手術檯,器械經簡單消毒就上場了,燈光不夠,就請當地人和護士拿著手電筒當手術燈,所幸手術順利,病患幾天後就活蹦亂跳了。這幾年他擔任過院長的恆基、屏基與嘉基幾乎都有海外醫療服務團,從泰北、瓦邦、寮國、菲律賓馬尼拉的垃圾山、穌素葉省等東南亞落後地區,都留下翁瑞亨行醫的足跡。從民國86年起,他乾脆在嘉基設立菲勞中心,這是全台第一個開始關心菲籍和泰籍勞工的醫院。

從民國84年起,翁瑞亨領導嘉義基督教醫院成立全國第一家醫療輔具租借中心,讓二手的醫療器材能充分利用,並減少使用者的開銷。民國87年嘉基成立全國第一家自費「長期照護中心」,建立醫療院所和居家照護機構之間的轉介系統,並在民國88年由衛生署補助成為「長期照護管理示範中心」。嘉基的護理長洪金?說:全台灣第一個安寧病房也是在嘉基成立。民國89年嘉基結合社會資源,在嘉義市東、西區分別成立了「老人居家服務中心」,以及嘉義縣的民雄、水上、竹崎、義竹、朴子、中埔等鄉鎮成立「嘉義縣居家服務中心」,提供失能、獨居老人居家服務,經由志工固定的送餐服務和居家照顧,就是希望直接瞭解獨居老人的生活,避免發生意外無人知曉的狀況。

他是歷屆醫療奉獻獎得主官階最高的。也是擔任最多院長的醫師。也就因為他握有更多的權力,因此,也更有權力與資源,實地照顧更多弱勢族群。相對於歷屆外國修女、醫師的得獎者,翁瑞亨也象徵著一個台灣本土自我照護世代的交替。他說,在他任職的三個醫院,剛好都是由他開始從外國宣教士的手中接下院長的職務,這也象徵在台灣光復初期,台灣大力仰賴國外醫療人力的世代逐漸畫下句點,外國教會認為台灣已有能力接手自己的醫療服務,於是將更刀的醫療人力與資源投注在更落後的地區。而翁瑞亨則從外國醫師、護士的手上接下這個重擔,擔起本地人照護本地人的重責大任,而且在經台灣經濟起飛與勵精圖治後,台灣醫療團也飛向更落後的地方,將當年外國醫療傳教士散播在台灣的火種傳遞至更落後的地方。

簡介
各年度得獎名單
 
厚生基金會網站由國際厚生數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製作維護。
© 2004 ~ 厚生基金會版權所有,非經同意不得將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