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lth, Welfare & Environment Foundation - HWE
立法院厚生會 厚生基金會 醫療奉獻獎 CPR廣場 資訊補給站 網際網路
Health, Welfare & Environment Foundation - HWE
蝬脩啣
蝯⊥孵
擐
第十八屆醫療奉獻獎

陳照隆

綠島衛生所主任

記者羅紹平/專訪

人生能有幾個卅年?當醫學院的同學在西部城市執業、經營大小診所、醫院,錢愈賺愈多,但年近花甲的陳照隆,卻把他卅年的青春,無怨無悔地全給了自己故鄉─台東縣綠島,一個偏遠離島。

「我記得在高雄醫學院(現高雄醫學大學前身)就讀時,老師們一再提醒醫生的職志就是救人」陳照隆說,偏遠山地村落與離島很難找到醫生,「過去我也曾一度離開綠島到台灣找個地方開診所,如果真想賺錢,即便是台灣任何一個小鄉鎮,都比綠島好,但這裡是我的家鄉,島上都是我的鄉親,如果連我都想離開,誰還願意來?」

陳照隆民國卅八年出生於綠島,小學、初中都在綠島就讀,直到高中考上前省立台東農工獸醫科,他才離開家鄉到台灣讀書,民國五十八年他參加「山地、離島醫護人員養成計畫」考試,考進高雄醫學院,民國六十五年畢業後,服役時派到新竹空軍醫院,六十七年退役。

他說,在新竹空軍醫院擔任住院醫師的兩年經驗,對他是相當珍貴的經歷。「能在綠島什麼病都看,新竹空軍醫院那兩年經歷,真正打下很重要的基礎。」

陳照隆從軍中退役就回到綠島,到綠島衛生所報到後,從此未離開過綠島,民國九十年十一月至隔年的三月間,他代理台東縣衛生局長一段時間,同時兼任綠島衛生所主任,經常台灣、綠島兩頭跑,不定期回綠島為島上鄉民看診。

綠島衛生所至今還是全島唯一一間「診所」,卅年來,陳照隆從內科、外科、眼科、皮膚科、骨科,什麼病都得看,衛生所裡沒有助產士,他還得幫產婦接生;所內連最基本的藥劑師編制都沒有,看完診還得自己開處方簽、自己動手抓藥;當然更別提想要有精密的醫療儀器,整個衛生所只有最簡單的縫合器材。

綠島生活環境本就窮困,各項資源相當缺乏,當衛生所主任,可沒有像日劇「離島大夫日記」那樣浪漫奇情。

陳照隆感慨地說,以前重大傷病後送體系未建立之前,有幾次島上遇有重大意外事故,重傷病患送到衛生所時,找不到完善的醫療器材與藥品,「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病人在衛生所裡斷氣。」

陳照隆民國六十七年帶著太太回到綠島,他說:「你可能不相信,綠島到民國六十七年還在實施限電,每天只有上午十一點到下午一點、晚上六點到七點,這兩個時段供電,晚上過了七點,全島一片漆黑,直到七十三年,綠島有了火力發電廠,才廿四小時供電。」

陳照隆說,他真的很感謝太太迄今全力支持他,綠島夏天熱得不行,至今有錢沒地方花,也沒有東西可買,他剛回綠島那幾年,晚上天氣太熱,他太太是用台灣買來的小型玩具電風扇裝乾電池來吹,因為民國七十三年以前,就算有錢買電風扇或冷氣機,晚上也沒電。

在回憶中,最讓他有成就感的事,是廿年前中寮村有個才兩、三個月大的蔡姓男嬰,當時男嬰發高燒不退,全身抽搐、呼吸停止,幾已測不到脈博,嘴唇發紫,男嬰媽媽凌晨兩三點抱著男嬰慌慌張張地跑到診所來,他立即急救,前後十分鐘,男嬰才恢復呼吸及心跳。

隨後男嬰的阿嬤衝進衛生所,對他破口大罵「你給咱孫注啥米射(台語:打什麼針)」當場就被他轟出去「咱在救人,你給咱出去」,當年的小男嬰如今已經成人。

在綠島服務的卅年,陳照隆是廿四小時待命,只要有病人上門,甚至一通電話,陳照隆就得整裝出門看診,有時白天忙了一整天,晚上卻睡不到四小時;島上有老人家,無法出門到衛生所看病,陳照隆甚至主動開車接送,或登門看診。

陳照隆說,島上年輕人都到台灣謀職,留在島上的,幾乎都是老弱婦孺,「自己能做,沒什麼好計較的。」

生活向來平淡的陳照隆說,在他太太眼裡,他是一個沒有什麼生活情趣的丈夫。當年和太太約會看電影,電影結束時,總是他太太叫他說:「電影播完了,不要再睡了」;有一次騎機車載她出遊,他油門一催,到了路口等紅綠燈,回頭一看,人不見了,嚇得趕忙回頭找,原來太太都還沒上車。

陳照隆說,這真的是緣份,只有他太太才願意嫁他,卅年來跟著他在綠島過苦日子,不像其他「先生娘」天天穿金戴銀,出入有高級轎車代步,她卻一點怨言都沒有。

陳照隆說,有些人讀醫學院,想當醫生,心裡想的就是賺錢而非救人,他一直有個想法,「錢只要夠用就好,最算賺很多很多財富,花不完,時間一到,兩腿一伸,什麼都帶不走」。

早年擔任衛生所醫師沒有不開業獎金,就跟多數公務人員一樣,每月領五、六萬元固定薪水,衛生署核發公立醫院醫生不開業獎金是民國八十年以後的事,看著早年醫學院同學診所、醫院愈開愈氣派,愈豪華,陳照隆一點也不羨慕,他說:「日子快樂就好」。

台東縣醫師公會推薦陳照隆角逐今年醫療貢獻獎,陳照隆很客氣地說,感謝醫生公會的肯定,但自己只是做該做的事。

陳照隆說,在綠島除了同學、兒時玩伴,比他年長的鄉民都是從小看他長大的叔伯姑嬸,剩下比他年輕的鄉民,也都是從出生就看到大,他只是把鄉民當成自己的家人關心,沒什麼太了不起的事。

卅年來如一日,陳照隆每天有空就主動走訪島上鄉民住家,為鄉民量血壓、量脈博,隨便閒話家常,日復一日,不曾間斷,也就是這樣平凡的舉動、真誠關懷,讓他贏得全島鄉民敬重。

簡介
各年度得獎名單